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上善栖霞 > 感动栖霞
【雨花石】太平山记
发布时间:2018-11-08 15:28 浏览次数: 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字体大小: 视力保护色:

  我对太平山公园印象深刻,全是因为那一方小小的纪念碑。

  太平山公园位于南京市栖霞区尧化门,虽不是名山,却也颇有故事。早年间山顶曾有寺庙,叫永丰寺,始建于唐代。到了中期,永丰寺由道教管理,遂更名太平观,后期又归佛教使用。明清时香火最盛,南京城远远近近的人都来烧香。这香有个好彩头,叫太平香。“出了太平门,走过太平路,过了太平桥,上了太平山,烧上太平香,一年得太平。”这歌谣在当时广为传唱。太平天国年间,太平军还曾在太平山下“擂鼓擎旗乞太平”,可见山名之盛。可是,历史风云变幻,时间成河,淹没了太多的过往。六朝古都的南京又拥有太多的历史遗迹。于是这小小的太平山,就渐渐失去了当年的盛景,成为江南丘陵地带中一个籍籍无名的山包。

  不过,几年前,太平山公园建成开放了。整治后的太平山公园山环水绕,树木蓊郁,已然是一处风景秀丽的山体公园了。尧化门一带的居民常常在公园中散步、健身,我也是。

  记得第一次来,已是入秋。江南的风景并不肃杀,只是山上的树木绿得更加浓郁厚重。

  行到路的最高处,见路左边有个六角飞檐小亭,红柱绿瓦,古朴中透着秀气。亭中无人,与山路同静。

  继续前行,前面不远竟有一道一尺来高的白篱笆,围成一间房大小的园子。一条东向的小石径尽头是一方一尺高矮,半米长的水泥台,迎面嵌着一块长方形的黑牌,上面金色字体:不可忘却的1937。走近细瞧,石台上置放着一方大理石牌,上面的红字让人肃然:左侧为抗日战争,右侧是太平山祭。中间上方两行字:上一行是为国捐躯的先烈们,第二行是无辜死难的同胞们。最下方是“2011.12.13,南京,南京人立”。

  这是一方小小的纪念碑,为着那个永远难忘的日子。

  家人蹲下,把碑前的小小花环整理了一下,站起来说。这里纪念的应该是1937年首都保卫战中死去的将士们。

  1937年12月初,侵华日军逼近南京城,南京保卫战打响,据说超过四成的参战将士殉国。尧化的乌龙山炮台,是阻止日军军舰向西推进到挹江门外的长江江面的要塞,也是江防的最后一道防线,战事激烈可想而知,牺牲的战士数不胜数……

  生活总是这样,再深的痛也会被时间的尘埃掩埋,所以人们才有继续前行的动力。但是埋藏得最深的记忆也应该是最牢固的记忆,镌刻在山河之间,和人们的心底。

  后来,我曾寻访到立碑之人,是附近的居民夏师傅。他在电话里跟我说了立碑的经过。

  他就是此地人,从小就听长辈们讲过,在1937年的战役中死去的人太多了,除了本地的乡民,还有很多外地抗战的士兵,他们抛家舍业到这里抗日,却在日寇的残忍屠戮中失去了性命,甚至尸骨无存。

  夏师傅是个喜欢运动的人,经常在来爬山,每每都会想起老人们的话,想起那些英烈和枉死的人们。于是就立了这块碑。一是祭奠,二是想提醒自己和身边人,前事不忘后事之师,记住过去珍惜现在。

  听着这些,心中感动与感慨交织。这位普通的南京市民,他所做的代表了所有南京人对待历史和惨痛过去的直面态度。后来,每次来太平山公园,我都先到此肃立片刻。

  太平山虽不大,可是范围却也不小。山间景色也是四季各异。春天,草木葱翠,路边大片的野草莓盛放出洁白的花朵。盛夏,树木高大,小路被浓阴遮蔽,清风和蝉鸣一阵阵扑面而来,一扫溽热。秋天,野菊在山坡形成一簇簇的金色花海,空气中都有着淡淡的芬芳。冬季来临,厚厚的落叶积在树下路边,行人走过,脚下窸窣作响。有风过,有些叶子就随风打着旋儿在半空中翩翩起舞。下雪时就更好看了,远远望去,每一棵树都像戴上了雪白帽子的士兵,似乎能看到80多年前那些英烈的身影。

  刘禹锡的陋室铭中说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”太平山不高,也没有仙,但有历史,有回忆,有人们满满的喜爱。(作者:王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