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上善栖霞 > 栖霞区志
社 会
发布时间:2017-12-12 15:29 浏览次数: 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字体大小: 视力保护色:

  新中国成立前,栖霞地区民众饱受战乱和自然灾害之苦,生活水平低下,温饱难以为继。新中国成立后,农民分得土地,城镇居民广泛就业,收入不断增加,生活逐渐改善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地区经济快速增长,及至80~90年代,全区人民生活实现从温饱型向小康型的转变,城镇和乡村有相当一部分家庭生活进入初步现代化。随着人民群众文化知识水平的提高和科学知识的普及,崇尚科学、反对迷信成为人民群众的普遍选择,陈规陋习不断破除,新风新俗不断确立。一些有益或无害的民俗得以承传,算命、卜卦、扶乩、喊魂、符咒以及求雨、驱傩逐渐绝迹。婚姻制度、家庭结构以及生活方式发生深刻变化,自由恋爱取代包办婚姻,传统的几代同堂的大家庭为小型化家庭所替代。

  栖霞地名多与姓氏有关。随着改革开放范围的不断扩大,经济文化交往的日益频繁,地区流动人口逐步增加,姓氏也不断增多。

  栖霞地区佛教文化源远流长,并与道教、儒家文化相互渗透交融,成为栖霞文化的一个突出特点。

  栖霞地区语言原属吴语语系,由于受地理位置以及外来移民的影响,地域特色渐失,已变为江淮方言,属北方官话语系。

第一章  居民生活

  新中国成立前,居民多以农业为主业,耕作原始,产量低下,常年只得温饱,间或依靠卖柴、捕捉鱼虾、手工副业等弥补日用。新中国成立后,区内广大农民分得土地,城镇居民也有了稳定的职业,逐步告别贫穷,走向富裕。1996年,全区居民人均年收入为3050元,1999年,增至4441元,全区总体实现小康目标。

    【收入与消费】

  收入  民国年间,区境内多数农民无地、少地,靠向地主租田耕种。正常年景的土地收获,交完地租、捐税,所剩无几。城镇居民,除少数手工业劳动者和小商小贩有相对稳定收入外,多数是“当日得钱当日了”的“升斗之民”。新中国成立初,区内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,收入逐渐增加,生活逐年改善。城镇居民多数有固定职业,收入稳定。1999年,全区农民人均年收入4441元,燕子矶、栖霞、尧化3个镇人均年收入5404元。

  消费  50年代,区境内居民消费主项是吃和穿。60~70年代,居民温饱问题逐步得到解决,农民消费主项是盖房造屋,城镇居民消费转向购买家具、电器,改善居住条件。进入80年代,消费支出主要用于购建楼房、添置高档家用电器、文化教育投资等方面。1997年,栖霞区总体实现小康,居民消费发生根本性变化。据抽样调查,1999年,农村人口生活消费支出占总支出的72.7%。在生活消费中,“吃”占支出的39.42%,“住”占28.23%,“衣”占12.66%,文化、教育、娱乐占8.56%,医疗、保健、化妆、美容等占7.62%,交通、通讯占3.51%。  

    【衣食住行】

  衣着  新中国成立前,栖霞地区男子上装一般为对襟式,女子上装都是大襟式,男女下装都是不分前后的滕折裤。每件衣裳都穿上若干年,所谓“新三年,旧三年,补补纳纳再三年”。新中国成立后,区境内居民服装样式有了大的变化。50年代,男性流行中山装、解放装;女性时兴列宁装。60年代,居民穿着样式和色彩单一。外衣以灰色、黑色为主,白衬衫蓝西裤流行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居民不论男女,以穿着绿色军服为荣。1978年以后,着装不仅保暖御寒,更多是为时髦,给人以美感,服装用料、款式更加多样化。

  饮食  新中国成立前,栖霞地区农民的口粮以三麦、山芋为主,辅之以少量大米、面粉及其它杂粮。城镇居民大多与农户相似,终日粗茶淡饭,以蔬菜佐餐。即便喜庆待客,也多是“猪八样”(上桌八样菜,以猪肉为主料)。新中国成立后,群众饮食不断变化。1958年,成立人民公社,村村开办食堂,集体用餐,群众普遍食不饱肚。60年代初,遭受自然灾害,农作物减收,粮食紧张,对城镇居民实行计划供应,凭票凭证购买食品。80年代后,粮、油、副食品日渐丰富,票证被取消,购粮不加限制,农贸市场里,时鲜蔬菜与生熟食品丰富,食物花色不断翻新。节日喜庆,居民待客筵席讲究丰盛,由家庭料理逐步走入餐厅酒店。

  居住  新中国成立前,栖霞地区农民多数住茅草房,只有生活在集镇上的少数富裕人家能住青砖小瓦房。新中国成立后,城乡居民逐步改住红砖大瓦平房。50年代,建筑面积不大,一家两代人同居一室并不少见。80年代后,区内农村兴起建造楼房热潮,造型一般采取三上三下一厢类型。90年代,楼房的造型结构趋向别墅型,注重生活设施配套。城镇居民居住套房比率逐年增大。90年代末,购买商品房成为消费热点。1999年,全区农民人均居住面积为37.8平方米,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为15平方米。

  出行  新中国成立前,普通百姓外出均靠步行,富庶人家出门坐独轮车、骑小毛驴,有权势者则骑马坐轿。新中国成立初,中央门外到燕子矶、太平门到龙潭镇开通公共汽车,一天一班。60~70年代,区境内公共汽车班次有所增加。进入90年代,公交线路增至21条。通往八卦洲有客渡、汽渡。自行车已普及,私家摩托车与汽车日渐增多,还有出租车与机动三轮车,居民出行十分便捷。

第二章 风俗民情

  栖霞地区居民多从山东、安徽、苏北一带迁入,外地的风俗人情随之融入,形成“十里不同俗”的特点。区内农村,除传统手工业外,还有平原农业、丘陵农业、渔业、水上运输业、苇业、采矿业等,形成丰富的劳动生产习俗,加上境内遍布寺庙庵观,佛、道、儒礼仪繁复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诸如“求雨”以及“入殓”、“出殡”过程中一些带浓厚迷信色彩的陈规陋习不断被淘汰,而诸如“迎亲”、“生日”、“春节”、“庙会”等礼仪风俗被赋予新的内涵,并形成新风俗、新风尚。

    【岁时习俗】

  春节  农历正月初一日,俗称“过年”。南朝始兴。大年初一清晨燃放鞭炮,敬祀天地诸神,阖家面迎朝阳,自幼至长饮屠苏酒,食汤元或饺子、面条。上午起,邻里间互拜新年,双手合礼,口称“恭喜发财”等吉语。初二起,出嫁的女儿回娘家,亲戚之间互相拜年。初五为“小年”,仍放鞭炮、吃汤元。新中国成立后,春节期间举行团拜,慰问烈军属、“五保”老人。

  打春  冬至后打春。历史上,孝陵卫及相邻马群地区流行。二三人嬉伴,敲打小铜锣唱吉语,沿街挨门讨钱索米。此俗到新中国成立后已不多见。

  元宵节  俚称“灯节”,是春节的延续。旧时,栖霞境内的龙灯活动,一般在元宵节期间开展,正月十三上灯,十五正灯,十八落灯。上灯吃元宵,正灯被视为小年,饭菜丰盛,落灯吃面条。

  清明  一般在公历4月4日或5日,是传统兴农事、祭祖宗之日。往昔家家门前插柳枝,去先人坟地祭扫,并于坟头插柳枝挂白幡,以示悼念。新中国成立后,每逢清明,机关、学校、工厂、部队等单位组织祭扫革命烈士墓,敬献花圈,在墓前举行入党、入团、入队宣誓仪式,对革命先烈寄托缅怀之情。及至近年,清明前后祭祀、郊游和放风筝依然盛行。

  赶庙会  栖霞地区传统集市形式之一。起源于各镇乡所在地寺庙节日,系人们进庙上香的民间宗教活动。庙会期间,地方会党、教派徒众相聚寺庙周围,会旗飘扬,锣鸣伞张,喧阗异常,三教九流、江湖豪侠、商贾百姓随之相聚。新中国成立后,庙会逐渐衍变为以物资交流为主要内容的集会形式,期间,百货汇集,各地商贩蜂涌,各类商品应有尽有,会场伴有魔术杂技、武术杂耍、歌舞戏曲表演和各类小吃,四乡八邻扶老携幼,一边购买生产工具、生活用品,一边休闲游玩。

  端午节  农历五月初五,又称端阳节,栖霞乡民素有划龙舟、食粽子等习俗。用芦叶裹米(俗称“粽子”)投江是为祭奠屈原。至今,栖霞民间仍有食粽子、绿豆糕,在门前悬挂艾叶、菖蒲,饮雄黄酒以驱“五毒”,中午食“五红”,午后观龙舟竞渡等习俗。

  中元节  农历七月十五日,古称“中元节”,也称“鬼节”。此俗源于佛教“目莲救母”的神话故事,是一种迷信活动。新中国成立后,这种迷信活动已被废止,但民间仍有在中元节午前焚纸钱祭祖的习俗。

  啃秋  立秋前一日,食西瓜,谓之啃秋。明时,民间许多害癞痢疮的人家效仿庐州府崔相公之女食瓜让“癞痢”落疤自愈之故事,在秋来之时,剖食西瓜。栖霞区至今仍有立秋食瓜消暑之俗。

  中秋节  农历八月十五日,习惯称“八月节”。家家做圆饼,象征着“团圆”。夜晚在院内置一方桌,摆上月饼、菱角、石榴等食品,全家欢聚,饮茶赏月。

  重阳  农历九月九日。古人崇尚“登高避灾”,因“高”与“糕”字谐音,后来就逐渐用吃糕代替“登高”。1988年起,定为“敬老节”,区内各单位多在是日前后组织老人登燕子矶、栖霞山,欣赏大自然风光。

  冬至  本为农历节气日,后演变为民间传统节日之一。家人团聚祭祖。饭时,必吃葱烧豆腐,取从容富余之意。至今,区内居民多以焚烧纸钱祭祖。在摄山、栖霞等地,有挂谱祭祖活动。

  腊八  农历腊月初八。民间多用糯米、花生仁、赤豆、红枣、南瓜、山芋、莲子、板栗、百合等煮成“腊八粥”。

  送灶  腊月二十四,民间有送灶习俗,谓之“送灶神上天宫汇报民间凡事”。是日,家家户户掸尘,拆洗被褥,在灶头上焚香贴对联。送灶后,杀猪、磨豆腐、蒸馒头、蒸包子、蒸年糕,准备过年。

  除夕  春节的前夜,俗称“大年三十”。是日,家家户户都在忙着贴春联、年画,准备年夜饭。年夜饭菜肴丰盛,而“什锦菜”(又称“素什锦”、“十样菜”)是栖霞城镇乡村必备之菜,用十多样蔬菜细切成丝,油炒而成。外出的人们,多回家团圆,吃年夜饭。1984年开始,阖家围坐欣赏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节目,成为新的时尚。也有打牌娱乐的。零点刚过,爆竹齐放,震耳欲聋,半天红透,迎接新岁来临。

    【婚丧寿诞】

  婚嫁  旧时婚配,男女双方多凭父母之命,由媒人牵线撮合。新中国成立后,青年男女自由恋爱结婚,废除旧时繁文缛节。但在民间仍然保留一些传统程序,如见面礼、会亲家、择日子、过彩礼、送嫁妆、拍婚照、接新娘、举办婚礼等。

  丧葬  旧时丧事礼仪繁琐,迷信色彩较浓。新中国成立后,实行丧葬改革,丧事一度从简。80年代后,一些陈规陋习复有抬头,至今民间仍有报丧、暖寿衣、设灵堂、戴孝、做七等丧葬仪式。

  生日寿辰  栖霞境内乡民古来重视生日寿辰,整十的为大生日,其余为小生日。老人有逢九庆贺的习惯,孩子到一周岁时,要过头周。现时不分老少,过生日送礼物和蛋糕,并用蜡烛插在生日蛋糕上,吹烛许愿,相聚庆祝。

  生育  旧时,农村媳妇生育都在家中,现今在医院生育。孩子生下后,要给亲友送红鸡蛋。产后30天,俗称“出月子”,产妇方可出门,同时给婴儿过满月。过满月规模、排场相当隆重。出生百日孩儿要过“百岁”。

    【生产劳动习俗】

  迎春鞭牛  相传古时立春日,由当地官员用装饰华丽的“春鞭”鞭打牛。牛通常用泥土堆塑而成。将一头土牛打烂后,围观者把争抢到的碎土扔进自家田里,可兆丰收。此仪式一直流传到民国时期。

  开秧门  为插秧第一天。先推出一名栽秧能手拉头趟,人们跟着“头趟”插秧。插秧的最后一天叫“关秧门”,主家办酒菜招待插秧手,称“关秧门”。历史上,栖霞境内稻田区皆有此俗,今已不见。

  上梁祝吉  旧时居民盖房,屋架主体建成后,择一吉日,在主梁中间系以红布,上写吉语,由木匠一边操作一边高呼吉利话,然后放鞭炮、抛馒头、散糕点,让孩童抢拾,以示彩发,最后宴请工匠及亲邻。现区内仍行上梁礼仪。

  金箔业祭祖  新中国成立前,龙潭打造金箔的家庭常年供奉葛仙翁(葛玄,一说葛洪)塑像,以葛仙翁为金箔业始祖,每逢葛仙翁诞辰日都焚香进供。此俗今已不传。

  炼窑  旧时,境内炼窑业奉李老君为祖师。民国期间,栖霞地区开窑点火要先行窑祭,摆上“三牲”,焚香磕头,祷祝烧窑顺利。民国10年(1921),栖霞境内始建水泥窑,没有祭祀习俗,但每年正月初五,皆由开采矿山的工头举行祭祀活动。如今,炼窑、采石的祭祀习俗均已不存。

    【信仰习俗】

  求神拜佛  民国以往,民间求神拜佛较为普遍。除了在庵庙寺观里求拜外,许多百姓还在家中供奉如来、观音、弥勒、财神、钟馗等神仙佛像。新中国成立后此陋习已逐步消亡,但作为宗教信仰的求神拜佛,在庵庙寺观以及一些居士家中仍然存在。

  祭神  旧时,祭神活动在民间较为普遍,多定期在土地庙、龙王庙、三官庙、火神庙、娘娘庙里进行,分别供奉土地神、龙王爷、天官、地官、水官、火神爷、天妃娘娘等。

  祭祖  旧时,祭祖习俗在栖霞地区盛行。一年之中每逢除夕、清明、中元、送灶、冬至等时节,族人皆要祭祖以缅怀先人。新中国成立后,祭祖习俗曾一度消失,近年有的乡村已有恢复迹象。

  看风水  旧时,民间建房或选择坟地,皆盛行请阴阳先生(又称“风水先生”)看风水。现今区内少数居民仍信守造屋看风水旧俗。

  喊魂  旧时,小孩高烧不退,昏迷失语,大人误认为是受到惊吓,丢掉魂灵所致。家长便抱着孩子在被惊吓的地方,喊“××回来吧”,家中另一人在旁附和“回来喽”。以为此法能将小孩丢失的魂灵招回,退烧清醒。近年,此俗已不见。

  踩药渣  民间相传,病人服过中药,病魔即收入药渣中,将药渣倒在三岔路口,经行人踩踏后,病魔不再继续害人。此俗在区内仍偶有所见。

  预兆  如今,民间仍有老人迷信“预兆”。诸如:眼皮跳,有预兆,左眼跳财,右眼跳祸;耳根发热,兆背后有人议论自己是非,或有人骂自己;打喷涕,兆亲人念叨自己;喜鹊房前叫,喜事降临客人到;乌鸦叫要倒霉。

  求雨  旧时,摄山镇江乘村等地有此俗。派身强力壮小伙,将龙王庙龙王菩萨背下山,放在神台上。次日在神场上泥塑两条大龙,第三天拜神求雨,每天10名男童跪在龙王菩萨、泥塑龙前,轮番高喊求雨口号。然后组织百名男人奔赴宝华山取“龙”(俗名“小天龙”,实为蝾螈),次日又组织此队伍奔赴长江取水。把“龙”和水取回后供放在神龛下的桌子上,磕头拜求龙王赐雨,直到下雨。此俗在新中国成立后消亡。

第三章  家族  姓氏  宗谱

  新石器时代,栖霞地区就有先民聚居。东晋时期,北方大批士族躲避战乱侨居江乘,并设侨县。宋高宗南渡,将帅士卒护驾南下,一批官兵在栖霞地区定居。朱元璋在南京开创帝业,赐封土地给功臣官吏,在栖霞境内形成许多大家族。明清之际,北方人不断迁入栖霞境内,拓荒立业。太平天国农民战争,对栖霞地区原有家族冲击较大,多阖家迁徙。由于栖霞区移民多,以致姓氏繁杂,且多以姓氏为自然村落命名。新中国成立后,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,外来人口不断增加,姓氏也随之增加。

    【家族】

  宗族  历史上,栖霞地区家族聚居比较普遍,表现为同姓居住同一地区,一个宗族即为一个自然村落,村落皆由姓氏而得名。家族一般都建有祠堂,祠堂有“祠规”,亦即家法;族有族长,族长由家族中最有地位、最有声望的人担任,族长在家族中权势至高无上。大家族都修家谱,每隔三五十年续修一次,同一家族中以字辈确定长幼尊卑,记于家谱中。

  家庭  旧时,几代同堂的大家庭被视为荣耀,而分家被视为不孝。家庭中辈份等级森严,长幼有序,男性为尊,妇女地位低下。新中国成立后,妇女走出家门,进入社会就业,男女平等。70年代前,五口人以上的家庭居多,实行计划生育后,家庭规模变小,年轻夫妇与父母分居,携一子(或女)生活,三口之家渐多。

    【姓氏】

  随着栖霞区外来人口逐年增多,同姓聚居的状况逐渐改变,居民的姓氏也越来越杂。全区10个乡镇,除营防乡、长江乡、马群镇外,其余镇乡姓氏都达200个以上。迈皋桥镇城市化程度高,有姓氏375个。80年代后,区内以父母姓氏合为一姓的新复姓出现。至1999年,栖霞区共有姓氏528个,其中,《百家姓》中载有的姓氏381个,《百家姓续》中姓氏有9个,《百家姓》中未有的姓氏138个。全区王姓人口最多,共29994人,其次为张姓,共20778人。此外,万人以上的姓氏有陈、李、刘,分别为17207人、16143人、10640人。

    【宗谱】

  新中国成立后,栖霞地区许多宗族都有宗谱留传,惜多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遭焚毁,而幸存下来的宗谱大多集中在龙潭、营防、栖霞等偏远的乡镇。及至近年,续修宗谱活动在民间悄然进行。现已发现的宗谱有龙潭镇的《薛氏宗谱》、龙潭上首村的《大村曹氏宗谱》、龙潭镇的《金陵纪氏宗谱》、龙潭花园村的《种玉堂·蓝氏宗谱》、营防靖安场的《唐氏宗谱》和《陈氏宗谱》等。

第四章  宗   教

  历史上,道教曾在栖霞区一度盛兴,从汉代一直延续到清末才被废毁。区境内佛寺庵院众多,后大多废圯,今仅存栖霞寺一座庙宇。区内有基督教教堂1个(迈皋桥教堂)、家庭聚会点61个,基督教徒4711人。

    【佛教】

  栖霞地区佛教盛行。南朝刘宋末年(约479),法度禅师自黄龙来南朝都城建康,于栖霞山讲授《无量佛经》,佛教随之传入。南朝齐梁以降,栖霞地区佛教寺庵遍布,香火旺盛。民国年间,区境内寺庵小庙星罗棋布,各乡镇的地名中就有定水庵、武圣庵、东镇庵等。民间有观音会,为群众性的佛教组织。

  栖霞寺  位于栖霞山主峰--凤翔峰西麓。1999年,有僧人58名,佛学院师生48名。终年香客不断,佛事活动频繁。

  “三论”宗祖庭  “三论”宗是中国佛教史上最早的宗派之一,因主要研习龙树《中论》、《十二门论》、提婆《百论》得名,后秦鸠摩罗什译出“三论”后,师徒相传。经南朝宋、梁的僧朗、僧诠,陈代的法朗,至隋代的吉藏而集大成。因“三论”宗是栖霞寺宏扬光大的,故海内外都称栖霞寺为“三论”宗祖庭。

  佛事活动  1978年后,栖霞寺旧观尽复,声名再振,省、市及全国各地(包括港澳台地区)以及海外佛教信徒,纷纷来栖霞寺做佛事,每年达三四百台之多。佛事的种类主要有延生普佛、九大焰口、诵地藏经、六经六佛等15种。栖霞寺最大规模佛事活动为大型两利水陆大法会,有僧人82名入坛诵经七天。水陆法会最为壮观的是最后一天“送圣”,有僧众160余人参加,送圣队伍长约二百余米。

    【基督教】

  活动场所  栖霞地区基督教教堂始建于民国30年(1941)。是年,美国基督教中华圣公会在八卦洲大溜西创办博爱堂。民国36年,美国基督教贵格会在迈皋桥长营村创办福音堂。这些外国宗教组织开设教堂、传播教义、发展信徒,至今对八卦洲乡、长江乡、龙潭镇以及迈皋桥镇一带尚有一定的影响。新中国成立后,教堂和宗教机构停止活动。1981年,八卦洲乡出现第一个家庭聚会点,信教群众32人。1986年以后,全区家庭聚会点和信教群众逐渐增多。1988年,全区有基督教聚会点21个,其中,批准的5个,自发设立的16个,信教群众988人。1990年,全区有聚会点49个,其中,批准的6个,自发设立的43个,信教群众2970人。1993年,对自发设点进行整顿,批准19个,撤并11个,信教群众3000多人。1995年12月28日,栖霞区迈皋桥基督教教堂开放。1996年12月,区委、区政府召开栖霞区宗教活动场所发证大会,有29个宗教活动场所领取证书。

  栖霞区基督教“三自”爱国会  1994年6月21日,栖霞区举行首届基督教代表会议,会议代表51人,选举产生栖霞区基督教“三自”爱国会首届委员会委员19人、常务委员7人。

    【其他宗教】

  道教 栖霞区与句容茅山相邻,深受茅山道教影响,致道教早于佛教。南京之有道观,始于汉之仙鹤观。仙鹤观位于仙林仙鹤山,延至清代,未有中断。栖霞山有茅山道教创始人茅盈、茅固、茅衷遗迹,山顶曾建三茅宫(太平天国时被毁)。燕子矶三台洞古为道观。历史上尧化境内的永丰寺,曾由道教管理,更名为太平观。明代,龙潭附近七星山有七星观,琅琊乡有天妃庙、天一贞庆观、庐君观、庆贞观等道教宫观。

  伊斯兰教  新中国成立前后,有回民从高邮县菱塘乡等地迁居区内。迈皋桥、孝陵卫(1995年划出)、龙潭等镇皆有伊斯兰教徒,但无活动场所。据1990年统计,全区回民总人口为3973人,分布在全区各乡镇,多信奉伊斯兰教。

  天主教  新中国成立前,太平门外环湖村(1995年划归玄武区)有天主教南京市慈爱育婴院一所,由蒋介石内侄毛氏创办,1950年,由市军管会外侨管理科接管,后移交市民政局社会科管理。栖霞中学教师崔天培为区内唯一天主教徒,曾任南京市天主教爱国会驻会秘书。

第五章  帮会  民间善义组织

  民国时期,栖霞地区帮会有青帮、大刀会等组织。新中国成立后,区政府先后取缔一些反动帮会,并对少数负罪分子予以镇压;民间善义组织“?”字会、救火会等组织也逐渐归于消亡。

    【帮会】

  青帮  原名“安清帮”,又称“清帮”。民国时期,境内各镇乡都有青帮组织。栖霞镇栖霞街有4名青帮成员,尧化地区有数十名青帮成员。抗战时期,青帮依“理、大、通、悟、觉”班辈顺序(相传有24个辈次)相传。青帮多与反动政府勾结,残害百姓。新中国成立后,青帮组织被取缔。

  大刀会  抗战期间,境内地主为保护其财产,组织“大刀会”,抗战胜利后“大刀会”逐渐消亡。

    【民间善义组织】

  红十字会  是基督教与佛教相结合的民间慈善组织。新中国成立前,八卦洲有此组织。会内既敬奉耶酥,又烧香拜佛,遇饥荒时节,会内置稀粥赈济饥者。新中国成立后,该组织消亡。

  救火会  民国时,燕子矶、龙潭等镇有救火会,多由富裕殷实人家负责出资或筹资组建,挑选年轻力壮男子任救火员,负责当地防火救火。救火会救火为义举,不收取钱粮。


上一篇:人 物
下一篇:文 化
【打印此页】【我要纠错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