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上善栖霞 > 栖霞区志
概 述
发布时间:2017-12-15 16:31 浏览次数: 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字体大小: 视力保护色:

  栖霞区为南京市10市区之一,地处南京城东北部。东与句容市、丹徒县、江宁县交界;南与江宁县、玄武区接壤;西与玄武区、下关区比邻;北与大厂区、六合县、仪征市隔江相望。至1999年,辖7镇3乡,区域总面积(含长江水面)381.88平方公里,有城乡居民325421人。

  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创办于1992年,其所在原为栖霞区辖地。自1996年始,与栖霞区实行“两区合一、区区联动”运作体制。

  “一座栖霞山,半部金陵史”,已成为南京史学界一种定见。所以然者何?盖因栖霞区的独特存在及其对南京历史发展演进所具有、并已产生的独特作用和影响。及至近年,区内大量地下文物接连发掘出土,尘封已久的珍闻秘籍不断公诸于世,使栖霞区越发变得神秘而具有魅力。

  栖霞区以“ 栖霞”冠名极富诗情画意,特别是区名与山(栖霞山)、寺(栖霞寺)、镇(栖霞镇)、街(栖霞街)、路(栖霞大道)同名,更平添了几分雅趣。栖霞冠名至今,岁月已飞逝千五百年,而冠名的由来却成了一桩历史公案,或云因山,或云因寺,或云因景,或云天赋神授,诸说不一。清乾隆皇帝有诗云“栖霞名寺又名山,点窜宁因字句间”,并自注:“本为摄山,栖霞寺名也。今云栖霞山,或避摄字耳,故戏及之。”主张栖霞因寺而名。有人认为:“栖霞山每临深秋,丹枫似火,宛若云霞所居,故名”。也有人将栖霞寺前明征君碑碑阴唐高宗李治所书“栖霞”两个大字,当成栖霞冠名缘由。明代《 素园 石谱 栖霞石》载:“元至正年间(1341 ~1368)钱惟善先生游江左获一奇石,上有古篆纹‘栖霞’”,则意指栖霞之名为造化天成。民国陈邦贤在所撰《栖霞新志》中独持一说:“栖霞在六朝以前,知道的很少,自从南齐处士明僧绍隐居江乘摄山,栖霞之名称始著。”似主张栖霞因人而名,惜语焉不详。史载,明僧绍“宋元嘉中再举秀才,明经有儒术,屡辟不就,隐长广郡唠山,聚徒立学,后往江乘摄山。齐武帝永明七年(489,一说元年),明僧绍舍宅为寺,延请法度禅师讲经,这是栖霞有庙宇之起点”。据考,明僧绍平原高(今山东平原县)人,字承烈,号栖霞,他将所捐住宅称为“栖霞精舍”(即今栖霞寺),乃是以自己的号来命名的。就此判定,由人而寺而山,这才是栖霞冠名的真正由来。

  栖霞地区的文明史绝非始自冠名,其发祥可溯至7000年前。其时,今龙潭地区不仅有先民生息劳作,而且创造了农业文明,这从其东南隅丁沙地(今属句容市)出土的大量骨针、骨凿、陶屋模型可以得到佐证。“ 丁沙地”因之成为宁镇地区最古老的文化遗址。公元前20世纪,南京地区曾出现过五大原始聚落,栖霞地区即占其二:一为玄武湖聚落,北起今上元门及幕府山南麓,经北国山、迈呆桥至太平门外岔路口;一为东北沿江聚落,西起幕府山和燕子矶,北临长江,东北至龙潭东南之花山。至商周时期,今小市街道安怀村(1995年划归下关区) 已有先民开始农耕。春秋战国时期,“武王有天下,封周章于其地”,栖霞地区先属吴,后属越,再属楚。秦始皇三十七年(前210),秦始皇“废分封而 设郡县”,首置江乘县,此为栖霞地区历史上最早的县的建置,其治所即在江乘村(今摄山镇西湖村)。时江乘县境域广阔,西起石头城、白石垒沿江而东至今句容下蜀镇,再南折至今江宁县淳化镇,连同今南京市鼓楼、玄武、下关、建邮、白下、秦淮、雨花台和栖霞8个区统在其领属之下。后至隋开皇九年(589),江乘“ 被裁并分人江宁、丹徒、句容三县”,其前后存世近800年。期间,东晋元帝司马睿于大(太)兴三年(320),在江乘县境内寄设侨郡、侨县,以“安顿随其南渡之北方流民”,在经济上给予“优复”(自免租调赋税)待遇,使之“流寓江左,庶有旋返之期,故许其挟注本郡”,皆取与山东原籍相同的名字,分别称为南琅珊、南兰陵、南东海、南东平等郡及临沂、怀德、即丘、阳都、开阳、兰陵、谁、费等县。 初始,这些侨立郡县皆“有守、令而无辖地实土”,后由琅珊郡守桓温请命而改为从江乘县域裂土而 治,成为“ 实县”,以致“ 百郡千城,流寓比室”,“ 一郡分为四五,一县割成两三”,“ 魏邦而有韩邑,齐县而有赵民”。“县中有郡,郡中有县”,栖霞地区这种独特的建置现象,实乃史所仅见。侨立郡县,起于东晋,定形于刘宋,齐梁稍有变更,至陈亡隋兴方告消亡,前后历时248年。唐肃宗上元二年(761),江宁县更为上元县,栖霞地区属之。五代十国,世事纷乱,栖霞地区分属上元、句容两县,至宋、元、明、 清大体上归属如旧。

  中华民国元年(1912),废江宁、上元两县,设南京府;2年,重置江宁县,栖霞地区均属之。23年,划江宁县燕子矶和孝陵卫地区归南京市,成立燕子矶、孝陵两个乡区。31年,汪伪维新政府将燕子矶区改为乡区自治实验区。34年,国民政府还都南京,废汪伪建置,改燕子矶乡区自治实验区为第九区,孝陵卫区为第十区。38 年1月,一度将八卦洲单设为第十四区,旋于当年6月废止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栖霞地区先后成立燕子矶、中山陵园、栖霞三区,鼎足而处。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,成立南京市“大郊区”后,三区建置撤销,栖霞地区复又呈“朝分夕合,领属多元,治所无定”的分治 局面,期间,江宁县、六合县、下关区、玄武区、鼓楼区等均分别管辖过栖霞地区。1963年4月,燕子矶、中山陵园、栖霞区建置恢复,1965年5月,合并成立栖霞区,三区鼎立局面终结。1970年1月,栖霞区又裂而为二,分设栖霞区和钟山区,至1975年4月,钟山区撤销并人后,栖霞区始最终归于“一统”,并延而至今。

  上下七千多年,历尽人世沧桑,栖霞地区以其悠远绵长而又曲折深邃的历史,与南京之间形成了不离不弃、互为魂魄的关系。 君不见,原本卓立于区内梁武帝从弟萧景墓前的辟邪和神道石柱,如今已被复制唐置在南京中山门及水西门市民广场。 辟邪更被定为南京市市徽图案,致黄童白史无人不晓,报章广告无处不见。栖霞地区的吉光片羽径直变成南京市的文化标志和象征,诚可见,她的存在“浓缩了半部金陵史”,绝非虚言谊语,而是一种真知灼见。

  初识栖霞,总会心生疑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”,隋文帝缘何亲诏“泊三十州次五十三州”,首选 栖霞寺建舍利塔。一生遍览神州名山大川的乾隆皇帝,缘何对栖霞山水情有独钟,不仅在栖霞建有行 宫,六次南巡五次驻畔其间,而且赋诗百余首,成为历史上诗咏栖霞最多的人。南京周遭名山屏立,“封内者数十”,栖霞山缘何独膺“第一金陵明秀山”雅誉,直教乾隆也“ 所欣初遇足空前”?天下之 大,何处不可埋骨,南朝以降,缘何有那么多王侯将相、方家大儒乃至高僧名援争相归葬栖霞、托体于斯?凡此,惟栖霞壮美恐他无索解。

  栖霞壮美,久在人口。“春牛首,秋栖霞”,在南京地区早已是妇南皆知。栖霞山古名摄山,盛产 野参、夜苓、当归,“金药举,可以摄生”,故名;又因山形如伞盖,亦称(同“伞”)山。山上广植枫香、乌伯、戚树等色叶树,每临深秋,丛林尽染,飞火流丹,美不胜收。正所谓“万树霜枫赤似霞,惹得人称二月花”。“栖霞丹枫”,不仅是古金陵四十八景之一,而且成为栖霞区最具魅力的自然表征。

  栖霞之壮美,在于山川形胜。区境内自然景观星罗棋布,不胜枚举。栖霞山、幕府山、燕子矶、八卦洲、小漓江、岩山十二洞,沿江陈列,皆蔚然成观。明上元状元焦口礼赞曰“金陵佳丽地,北郊为最”,信哉斯言。幕府山,濒临大江,五峰并崎,连绵拥翠,延亘十里。《 至正金陵新志》载:“晋元帝自广陵渡江,互相王导建幕府于此山,因名”。幕府山自东吴、东晋至南朝宋、齐、梁、陈,风雨六朝三百年,迭经兵焚,向为拱卫南京之盾牌,打通南京之锁钥。魏黄初三年(222)九月,文帝曹主率兵10万 攻建康,吴大帝孙权张旗鼓于幕府山,“缚草为人、衣以甲胃”,致魏文帝临江却步,冒叹曰“ 天固隔我吴魏”。西晋永嘉年(307),琅邢王司马睿借西阳王司马、汝南王司马佑、南顿王司马宗、彭城王司马,由幕府山南渡称帝,建立东晋,民谚“五马渡江,一马化龙”即指此事。南朝宋元嘉二十七年(450)十二月,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率兵至瓜步欲取建康,宋文帝战和并用,于幕府山巅置重兵,沿江百里,战舰如云,致魏军不战而退。南朝梁太平元年(556),北齐文宣帝高洋拥兵46万南下攻梁,梁大将陈霸先 出幕府山南,纵兵合围,终使齐师大败,仓皇北遁。陈霸先“生执徐嗣徽及其弟嗣宗斩之以街”,缘此 军权益重,并取代梁敬帝,建立陈国,自号武帝。明太祖朱元璋亦从幕府山南渡而终成帝业。清道光 二十二年(1842),侵华英军由燕子矶登陆,进逼迈泉桥,兵临城下,胁迫清政府与之签订了丧权辱国 的《 中英南京条约》。及至今日,虽已有南京长江大桥及二桥之利,天重已然变为通途,但幕府山和燕 子矶仍不失为南京城北之重要门户。

  幕府山东隅有一奇险之处,“一石吐江,三面悬绝,状若飞燕”,即为万里长江第一矶一一一燕子矶。登矶“ 旷览千里,江山、云物、楼蝶、风帆、沙鸥,历历献奇,争媚于眉睫之前”。“燕矶临流”,亦成为古 金陵四十八景之一。明洪武年间,朱元璋驾临燕子矶,薄暮登崖,新月当空,澄江如练,顿生“天地之间,唯我独雄”之念,出口成诗“燕子矶兮一秤庇,长虹作杆又如何?天边弯月是钩挂,秤我江山有几何!”诗虽几近“打油”,然气魄宏大,一派帝王之概,当可与刘邦《大风歌》、项羽《虞姬歌》相媲美。 姑 不论其诗如娼优劣,一代雄主将燕子矶视为称量江山之“权”,可见幕府山和燕子矶的政治军事战略地位是何等重要。

  论及栖霞山,横空出世,雄崎江左,其空灵秀美,仁智皆爱,更毋需赘言。

  栖霞之壮美,还在于文化积淀丰厚。区境内名胜古迹如繁星缀地,不计其数,仅国家级和省、市级 文物保护单位就多达 21 处。 而其中最具人文表征的当推南朝墓葬神道石刻。据考,南京地区南朝墓葬计17处,有皇陵3处(南朝宋武帝刘裕初宁陵、陈武帝陈霸先万安陵、陈文帝陈永宁陵),余皆为王侯墓,如梁武帝五弟桂阳郡王萧融墓、六弟临川郡王萧宏墓、七弟安成郡王萧秀墓、八弟南平郡王萧伟墓、十弟始兴郡王萧墓、堂弟吴平忠侯萧景墓等。这些墓葬多集中在栖霞地区。其中,萧秀墓葬石刻遗存最为丰富,有石辟邪二、神道石柱二及龟肤二、石碑四。

  南朝墓葬石刻堪称我国中古时代最富特色的石刻艺术精华,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的瑰宝,也是栖霞区的骄傲。其最上品当为辟邪。栖霞境内,现存辟邪6处10尊,皆为南梁盛期作品,距今已1500多年。所谓辟邪,系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兽,因其可辟御妖邪,故名。其体态有如猛狮,当地农民直以“石狮子”呼之。今人郑奇先生赞云:“远观之,立于旷野,负日载月,立地行天,状不可名,其胸腹之挺健,远胜虎豹鲸象;近视之,巨石凌空,猛兽当头,威不可挡;细察之,舌之长,张口一吐而垂胸,尾扫地, 席卷如帚如风。 它非狮非象、非虎非豹、非鹰非晕,而又如狮如象、如虎如豹、如鹰如晕,是天地间巨禽 猛兽之集大成,给人一种不吼则已,一吼震天,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,不行则已,一行万里而无可阻挡之 威烈。说它抽象,它有形有体,说它具象,然天地间实无此种生物。它是天地间绝无而人文中仅有、上帝未造而人类独创的神圣之物”。如前所述,辟邪图案现今已被定为南京市的市徽标志,足见首倡者对于南京历史文化识见之精到。

  栖霞之壮美,更在于自然与人文的和谐交融浑然如一。栖霞寺前的明征君碑,建于唐高宗上元三年(676),迄今已1323年,为南京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唐代碑刻。此通碑石属自然耶?人文耶?断难截然予以界定区分。该碑当然是文化珍品,人文杰作。明僧绍之五世孙明崇俨以擅长“方外之术”得到唐高宗李治和皇后武则天的宠信,便借机提出为其世祖树碑立传,高宗既然应允。该碑碑文计2376字,为李治亲撰,由书法家高正臣书写,王敬知篆额。碑阴“栖霞”两个如臼大字也为李治亲书。 一块碑石承载如此之多的人文信息,实乃旷古未见。言其为自然景观,因为它又是至为宝贵的地质化石。在地质学上,栖霞山是中国二叠系下统标准地层“栖霞组”的命名地。这一名称由德国地理学家 李希霍芬于1882年首创,民国21年(1932),中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将这一地层重新厘定为“栖霞灰岩”。明征君碑正是采用距 2亿多年前的二叠系栖霞灰岩制作,表面密布豆粒状白色斑点,形如 梅花含苞待放,即为棘皮动物海百合茎和腔肠动物中国孔珊珊之化石,亦称梅花石。 据测定,整块碑 石约有单个化石 22000 多个,同样为旷世之物。 区境内之八卦洲四面环江,为长江第三大岛,其方圆 与南京古城相当。 初因其形似草鞋,称为草鞋洲,后因江道变迁,转而又形若周易图象阴阳鱼,遂称之为八卦洲。这是八卦洲的自然形态。饶有兴昧的是,这一名由被演化成朱元璋与皇后马娘娘渡江遇 险抛八卦钱成洲的神话传说,添加了人文色彩。如今,八卦洲有兑南村、乾坤村和舆离村等,与周易八卦卦名相契合。近年,又拟仿八卦成象图形,建八卦阵、易林苑、八卦图象标志、八卦文化街,这就使自然与人文得到了统一。再以“栖霞丹枫”论之,它是区内著名的自然景观,但由于“红景园”和“霜红 苑”的辟建以及“红枫文化节”的举办,使之有了新的人文内涵,因而又擅变为人文景观。凡此诸端,难以尽述。

  美哉,栖霞,壮哉,栖霞。 栖霞之壮美,在自然,在人文,在自然与人文之合一。 如果说,自然是其 形质,那么,人文则是其神韵,惟其如此,自然才获得生命,人文也才获得永恒。

  盖人文者,人事也。栖霞区人文景观及遗址众多,幕府山“五马渡”和“达摩古洞”、燕子矶“御碑亭”和“吞江醉石”、栖霞山“乾隆行宫”和“桃花扇亭”、尧化“乌龙山炮台”、马群“ 天祥诗碑亭”、龙潭“擂鼓台”和“会师亭”、晓庄村“行知园”、十月村毛泽东塑像,乃至星布全区的古桥、古井、古庵、古道、古牌坊等等,无一不在演绎着历史人物的其人其事以及与栖霞区的渊源际会。

  观夫历史,曾经有无数风流人物来栖霞驻足流连、指点江山、建功立业,其中不乏大家巨壁、才俊彦和天之骄子。他们或是土著、或是移民,或作寓公、或为过客,各以其独特的思想、操守、睿智和 功业影响甚而决定着栖霞地区的江山谁主和人事浮沉。他们有如璀琛的群星,点缀在历史的天空,至今仍辉耀着栖霞这片土地。

  据汉司马迁《史记.始皇本纪》载,秦始皇三十七年(前210),秦始皇由互相李斯、中车府令赵高、武将蒙恬护驾出游,“过丹阳,至钱塘,自浙江,上会稽,还过吴,从江乘渡”,并在今栖霞地区筑驰道、置江乘县邑,成为见诸典籍而对栖霞地区产生重大影响的第一人。南朝宋齐年间,明僧绍结庐摄山,“抗迹人外”20余载,皇帝六次以国子博士官职相征均称病婉拒,惟与“备综众经,而专以苦节成名”的法度禅师相过从,并最终舍宅为寺,方始有栖霞寺以及今栖霞区之冠名。相传,南朝梁武帝萧衍馁佛成癖,闻知南天些(印度)圣僧达摩抵达建康,遂出郊相迎,执手同行,并邀高僧宝志、法师云光,与之共论因果 达摩以为非佛旨,故件慢萧衍,趁夜遁走。萧衍命人乘健骤追赶,至幕府山夹萝峰,突然两峰相合,夹住骤身而不得前,眼见达摩登苇舟渡江北去。达摩成为历史上涉足栖霞地区的第一个外国人,并由此而衍生出“达摩古洞”、“一苇渡江”和“ 夹骤峰”等诸多神话传说。南朝梁太平元年(556),陈霸先与北齐兵大战幕府山,首揭战幕。之后,兵焚连绵,烽烟迭起,栖霞地区随之成为 金陵古战场和兵家必争之地。 南朝陈祯明元年(587),尚书令江总陪侍陈后主陈叔宝同游栖霞寺,君 臣唱和酬作,盛赞栖霞山的林泉之美。此后,历代文人墨客不绝于途,唐有李白、皮日休,宋有曾极,明有焦口、袁宏道、叶向高,清有王士祯、袁枚、蒋士佐等等凡数十人,题咏的诗作车载斗量,但江总先声夺人,应是历史上吟咏栖霞山第一人。唐天宝十年(751),鉴真大师第五次东渡日本失败后,归途中 曾在栖霞寺逗留休整,此举不仅开栖霞寺与日本之间佛学交流之先河,亦成为栖霞地区国际交往之开端。时过1254年,当鉴真在日本人寂二十周甲之际,日本招提寺八十一代森木孝顺长老亲为鉴真大师塑像,并由日本佛学、文学、艺术、医药各界人士组团,于1963年专程护持至栖霞寺,安放在寺内“过海大师堂”。中国佛教协会会长、中国佛学院栖霞分院院长赵朴初居士专此制联“ 分身还故国,喜此日海天一色,鉴师行踪重千秋”,赞颂这位不屈不挠的文化先驱。元世祖至元八年(1271),意大利航 海家马可.波罗慕名游历燕子矶,并将燕子矶之险峻雄奇载人《 马可波罗游记》 一书,此为藉文化传 媒向世界各国绍介栖霞山水之肇始。 在历史上,自秦始皇赢政始,东晋穆帝司马鹏、南朝刘宋武帝刘 裕、梁武帝萧行、陈文帝陈、隋文帝杨坚、唐高宗李治、明太祖朱元璋、明成祖朱楝、清圣祖康熙等历代 封建帝王,均曾恩加抑或威加过栖霞地区,然影响最巨者当为清乾隆皇帝。从乾隆十六年(1751)至乾隆四十九年,前后 33 年间,乾隆六次南巡,五次驻畔栖霞山,六次登临燕子矶。据《南巡盛典》和《摄山志》载,乾隆第一次南巡,留下了《登栖霞山》等诗篇,并敦建栖霞行宫。行宫于乾隆二十四年建成,占地400亩,有殿堂馆舍2000余间,极一时之盛。乾隆旋于当年第二次南巡,首次驻畔行宫,畅游栖霞山后,留诗25篇、佛赞1篇、匾额17处。因嫌栖霞山纱帽峰过于鄙里,遂赐名玉冠峰。乾隆二十 九年,52岁的乾隆第三次驾临,留下了《白乳泉用皇甫冉陆鸿渐栖霞寺采茶诗韵》等诗词29首,匾额18处。乾隆55岁时第四次驻畔行宫,留下了著名诗作《金陵返畔栖霞》和匾额4处。乾隆第五次南巡,适逢其七十大寿,竟登临栖霞山最高处一一一凤翔峰,题写匾联15处。 乾隆第六次南巡驻畔已74岁高龄,垂垂老矣,但仍遍游栖霞全山,并赐封栖霞山“万松山房”、“玲峰池”等十大景观。燕子矶诸多景观及使民河之名称亦由其钦定。乾隆巡丰南京期间留有诗词植联匾额计180余件,在栖霞就有120件,题咏栖霞诗作多达119首。 乾隆遗泽如“江之永矣”。

  民国10年(1921),民族实业家姚锡舟,联合上海金融界、实业界人士及龙潭绅拎屠述三,合资白银50万两,创建龙潭中国水泥股份有限公司(今中国水泥厂前身),成为栖霞地区第一家现代工业企业,其发韧首创之功,无人堪与比肩。民国15年前后,中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与黄质夫不期而遇,在栖霞地区分别创办晓庄师范和栖霞乡村师范,笃行“千教万教教人求真,千学万学学做真人”,矢志“救百万村庄的穷,化万万农工的愚,争整个民族的脸”,使平民乡村教育事业生面别开。特别是陶行知,特立独行,敢于犯颜,两次拒见蒋介石,后虽遭蒋介石追杀而初衷不改,尽显“真人”本色,称其为 “伟大的人民教育家”(毛泽东语)、“党外布尔什维克”(周恩来语)、“ 万世师表”(宋庆龄语)而当之无愧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人民共和国缔造者毛泽东,在陈毅、谭震林、罗瑞卿等陪同下,于1956年1月11日踏上栖霞的土地,先登紫金山天文台(时辖,1995年划出),“解析天体奥秘,感知宇宙呼吸”,后又亲临玄武湖乡红光蔬菜农业合作社(时辖,1995年划出)和尧辰乡、太平村、花林村初级农业合作社(后改为十月高级农业合作社),体察农家饱暖,倾听农民心声,并以政治家的高瞻远瞩,指出“组织起来,走共同富裕道路” 这一“五亿农民的方向”。迄今为止,在南京地区县郊农村中,享此殊荣者惟栖霞区而已。

  人以地传,地以人传。栖霞盛名,“因地而增其胜,因俗而宏其化,因人文而雕琢其成”。千百年来,政治家、军事家、教育家、实业家、诗书画家,及其他高人胜流之影响所致,使栖霞声名日隆、饮誉中外,也使栖霞地区的历史文化不断变得丰富、灵动而令人神往。

   四然以辩证唯物和历史唯物观论之,栖霞区的历史归根结蒂是由生息于斯、世代薪传的广大人民群众创造的。 人民群众成为写就历史的“主笔”,这是不变之真理,也是不争之事实。

  既往岁月,栖霞人民屡遭劫难,蒙受过种种屈辱乃至无妄之灾。

  栖霞区滨江而处,岗地丘陵绵亘,旱涝辄迭相为患,人民深受其害。史载,西汉惠帝五年(前190),旱魁逞戚,江水为之枯竭。西汉高后八年(前180)夏,洪魔肆虐,江水崩岸而溢。东汉建安元年(196),灾荒所致,饥人相食。三国吴太元元年(251)八月,江水漫溢,平地水深八尺,禾稼绝收,民无以生。民国20年(1931),龙潭沙洲好溃决,八卦洲也顿成泽国,灾民们冒死在齐腰深洪水中捞取未 熟之稻实果腹。历史上,栖霞地区又是疫病多发区。所谓“大水之后,必有大疫”,常常是旱魁洪魔刚 刚离去而“瘟神”又踵接而至。民国 37 年,湖堤村(今属摄山镇)村民十之八九患有血吸虫病,全村竟有76户成为“绝户”。村民翁学正一家 8 口,有 7 人相继死于血吸虫病。 马渡村(今属长江乡)村民 黄大清身患血吸虫病,骨瘦如柴,腹胀如鼓,因痛极而自取铁钉刺腹排水,致水尽人亡。种种惨象,令人不忍卒闻。

  栖霞地区向为兵家必争之地,南朝陈齐之战、宋代黄天荡之战、清末太平军与清军之战、民国龙潭之战等等,南京地区举凡重大战事差不多均发生于此。栖霞人民因之饱尝战乱之苦而倒悬于兵火之中。民国16年(1927)8月,李宗仁、白崇禧率国民革命军与孙传芳军激战于乌龙山、栖霞、龙潭一线。战后,时使民乡李富官等8位乡民呈文要求抚恤遭孙军兵祸之群众。文称:“周环百余里,居民数千户,莫不惨遭北军奸淫掳掠,鸡鸭鹅犬,屠杀殆尽。”战争之荼毒,由此可见一斑。侵华日军侵占南京 后,“ 这些身穿军服的日本刑事犯罪分子”(拉贝语.拉贝, 德国人,时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),奸淫烧杀,无恶不为,甚至比赛杀人。栖霞人民首当其冲,备受凌辱,仅避险于栖霞寺和江南水 泥厂内的难民就达四、五万之众。 民国27年1月,难民们曾两次向拉贝先生发出“ 求援信”,抗议和声讨日本法西斯暴行。信称:“ 南京沦陷以来,寺庙里已聚集了 2.04 万人,大部分为妇女和儿童,男人 们几乎都被枪杀或被掳去为日本兵作苦力”,“1月15日,许多日本兵蜂拥而来,把所有年轻妇女赶在一起,在寺庙大厅里对他(她 们大肆奸淫”。同年 2月,美国牧师约翰.马吉在《栖霞山之行报告》中也就此作出揭露:“在方圆10至20英里范围内,已有700至800平民被(日本兵)杀害”,“沿太平门到龙潭的公路干线,约有 80%的房屋被烧毁,“水牛只剩下10%”,“强奸30岁至40岁妇女案例多不胜数,同时已知强奸少女案件中有10岁幼女受害”。过去,栖霞山有个鲜为人知的地名叫黑石石当。民国 24 年,南京地质调查所谢家荣先生首次发现锚矿。日寇侵占南京后,该矿落入日寇于中,使强征上千中国劳工进行掠夺式开采。劳工们背驮矿石,匍匍而行,整条山梁被掉落的矿石(渗透着劳工们流的血!)染黑,遂被称之为黑石石当。如今,黑石石当早已不复存在,但岁月留痕,这段血腥历史永 远也不应当忘记。

  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正是这些苦难铸就和磨惯了栖霞人民自强不息、百折不挠、敢于抗御外侮、

  敢于向命运挑战的斗争精神、牺牲精神。

  清道光二十二年(1842),侵华英军攻陷镇江后,敌酋旗鼎查率兵从燕子矶登陆进犯,有数千迈呆桥农民避入嘉善寺中,旗鼎查竟派兵纵火毁寺。面对强敌,寺僧及避难农民于持棍棒与英军展开搏 杀,致英军死伤30余人。民国18年(1929),八卦洲恶霸地主萧月波勾结权贵成立“十六股”,霸占洲产,横行乡里,率兽食人。23年春,苏北、皖北灾民来洲上垦荒度日,遭到萧月波等人的强行驱赶和勒 索,不少人死于非命。垦民们在状告无门的情况下,组织“ 大棍队”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反霸斗争。26年,“七七卢沟桥事变”次日,寄身于嘉善寺内的60多名孤儿,即成立“金陵孤儿义勇军”,发愿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。孤儿们从敌伪仓库弄出枪支弹药,出没于城内外,专门飞袭单身日本兵和汉奸,使 敌寇闻风丧胆。 28 年,义勇军遭追捕撤进小红山山洞,因突围不成,最后引爆炸药,20多名孤儿以身 殉国。同年6月10日,在南京曾发生过一起震惊世界的“ 毒酒案”。是日,日本总领事崛公一宴请日 本外务省次长清水一行。詹长炳、詹长麟兄弟二人利用其在总领事馆当仆役的身份,趁便将氧化铀兑入酒中,致两名日本政要毙命。这詹氏二兄弟便是栖霞地区迈泉桥镇人。

  民国17年(1928)夏,中共南京市委决定在晓庄师范建立地下组织晓庄支部。27年,中共龙潭支部成立30年,中共苏皖委员会成立长江工委。31年,中共江宁县委在龙潭设立句北工委。34年,中共上元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。由此,栖霞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,与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展开了艰苦卓绝、可歌可泣的斗争。期间,许多共产党员、社会主义青年团员、工人、农民和爱国民主人士,为了新中国的诞生,不惜抛头颅,洒热血,有18位革命志士相继献出宝贵生命。

  共和国的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少年英烈袁咨桐。袁咨桐贵州赤水人,民国 19 年(1930 ) 16 岁时就读 于晓庄师范,秘密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并任团支部书记。是年5月,冒死参加声援和记工人罢工斗争的示威游行而被国民党反动派关押,获释后仍继续坚持革命斗争,旋于 8 月再次被捕入狱。敌人施以 酷刑,逼他指认进步师生,遭到他的厉声斥骂。敌人又施以利诱,让他在“悔过书”上签字。当他看到 “误信共产邪说”等语时,愤然将“悔过书”撕碎,朗声说道:“我不是误信,而是相信、坚信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!”敌人无计可施,想把他处死。当时,国民政府的法律有“未满18岁者不能判死刑”的条款,丧心病狂的敌人竟将他的年龄由16岁改为18岁,强行作出死刑判决。临刑时,他高唱《国际歌》,慷慨就义。其志,其节,其义,其勇,都足以教天地惊而鬼神泣!

  新中国成立后,栖霞人民又按照党所指引的方向,战天斗地,重整河山,向贫穷和落后开战,用自己的双手和心血智慧建设美好家园。

  贫穷与屈辱,悲愤与抗争,牺牲与奋斗,创造与辉煌,这就是栖霞人民的奋斗史、创业史。这部历 史饱含着栖霞人民的血、泪和汗水,显得凝重、深刻而隽永。

  五百年前,孙中山先生在戎马控忽之际曾在燕子矶以东作沿江考察,慨叹这里及周边地区“有高山、深水、平原,天工三种”,断言“其将来之发达未可限量也”,并将这一带江滩命名为“新生好”。百年时间,弹指一挥间,今日之栖霞区沧桑巨变,昔日衰微破败的农村已成为都市一隅,新生好也已变成 茧声中外的中国内河第一大港和经济技术开发区。以今天的目光来审视,孙先生的精确预见固然令人折服,然其对一个地区区位优势的精辟分析和把握,更值得今人深长思之。

  诚如孙先生所言,栖霞区地处吴头楚尾,映带山水,临江伴城,“三种天工,钟毓一处”,区位优势 得天独厚。优势即条件,即资源,即凭借,凡此,对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利莫大焉,而认知这一点,又益莫大焉。

  历届区委、区人民政府正是根据这样的认识,凭借这些优势、条件和资源,不断探索栖霞区的功能 定位,精心研究和制定本地区发展战略和规划。1995年,区委六届四次全体会议第一次作出了建设 “江滨新区”的决策,并完成了对它的科学表述,这就是:按照“点线结合、板块联结、分层推进、滚动发展”的构想,实施“科教兴区、依港兴区、外向带动”三大战略,依托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、驻区大中型 工业企业、高等院校、科研院所及国家和省市即建的重点工程,把栖霞区建设成为“经济繁荣、人民富裕、社会文明,融现代工业、港口贸易、都市农业为一体的江滨新区”。

  建设“江滨新区”这一决策,顺应国家长江发展战略的提出,契合南京市建设“融古都风貌与现代文明为一体的江滨城市”以及“东进南延”的发展规划,不仅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,也有着厚重的现实基础和深刻的认识底蕴,它是知行合一的理性思考,是革故鼎新、励精图治的思想结晶,这无疑为地区发展构建了新的动力机制,也使地区经济社会事业的现代化大大加快了步伐。

  现代工业撑持一方

  栖霞地区手工业生产可追溯至南朝时期,金筒业和织锦业尤盛一时。后来发展缓慢,至新中国成立前夕,仍无自己的工业企业,仅在集镇上星散分布一些食品、制磨等小作坊及木匠、白铁匠等手工 业店铺。驻区官办民营工业企业仅 7 家,产业工人也只有1227人。新中国成立后,市区人民政府重 视发展工业,于50年代成立各种手工业生产合作社,兴办集体性质的农具厂、竹木器厂、采石场、砖瓦厂和水泥厂。1956年,通过公私合营,这些企业逐步成为区街工业和社办企业60年代后期,又升格为区属企业,创造过辉煌业绩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乡镇工业异军突起,至 1999 年,全区乡镇企业发展到 645家,固定资产原值 12.28亿元,占全区工业总资产 84%,从业人员 4.1 万人,占农村劳力52.22%,形成了精细化工、机械电子、新型建材、汽车配件四大支柱产业,三聚氨胶、电封炉等33个产品分获部、省、市名牌产品称号。进入 90 年代,实施“ 外向带动” 战略,1999 年,全区“三资”(中外合资、合作及外商独资)企业发展到 128 家,实际利用外资累计 1.1 亿美元,完成出口供货额 2.01 亿元,出口创汇 8069 万美元。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接待欧美、东南亚、日本等国客商 2000 批次,引进企业705 家,注册资本达 75 亿元。南京炼油厂、南京化工厂、华东电子管厂等驻区部、省、市属大中型工业 企业发展到120家。1999年,全区工业(含驻区工业)完成总产值 184.55 亿元,实现利税 23.47 亿元,在南京市市区工业经济中“三分天下有其一”,已成为闻名遐远的工业区和中外客商投资置业的一片热土。

  传统农业实现跨越

  在历史上,栖霞地区向以传统农业生产为主,单一种植粮食作物,仅可解决自给之需,且耕作原始,管理粗放,产量低下。据民国19年(1930)《栖霞新志》 载,时“水稻每亩约收二石(折合150公斤)”,“小麦可收获一石(折合75公斤)”。新中国成立后,经过50年、特别是近20年的努力,区内农 业经济已逐步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、都市农业、生态农业和观光旅游农业转化。1999年,粮食总产 5181万公斤,其中,小麦平均亩产 361公斤,水稻平均亩产 604 公斤,分别比 1950 年增加 6.5 倍和5.54 倍,单产水平连续六年位列南京市第一。 全年蔬菜上市量 1.33 亿公斤,鲜奶上市量 1150 万公 斤,均占全市三分之一。 粮食、经济作物种植比例已由 1950 年的 6 :1 调整至 1 :2。 全区农业机械 总动力 8.48 万千瓦,有大中型农业机械 2165 台套,农业综合机械化率达 73.5%,并建成一批现代化 示范方、示范片和示范带,如今“ 插秧不弯腰、挖沟不用锹、收割带麻包”,已不再是梦想。 同时,野生 蔬菜、特种水产、特色养殖、特色林果及花卉业迅速兴起,八卦l乡成为全国最大乡级野生蔬菜基地, 1999 年上市芦蔷 2913 万公斤。 同年,全区农民人均年纯收入 4441 元,人均住房面积 25.72 平方米,有 80%以上农民居住楼房,其生活水平、生活质量乃至生活方式已基本城市化。

  栖霞区长江岸线及通江河道长达百多公里,有万亩以上大好 3 个,好内耕地 11.64 万亩,占全区 耕地总面积 60.82%,好内人口 8 万多人。 新中国成立初,全区排灌机械只有 5 台,几无抗御大洪大 涝能力。至1999年,累计投资 4.5 亿元,建成长江标准堤 55.4 公里,排涝站 106 处,装机 33 台,防洪

  保安体系业已形成,可以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涝灾害。 1998 年,整个汛期长达 3 个月,下关长江最高 水位达到 10.14 米,经受 8 次洪峰威逼、6 次天文大潮顶托及 3 次特大暴风雨的袭击,全区堤坝安然渡汛,无一处读决,无一处漫溢,无一人因洪水死亡,农业生产实现旱涝无虞。

  第二产业方兴未艾

  70 年代前,区内多数居民尚不知第三产业为何物,当时的“三产”仅限于传统饮食服务业。70 年代后期,房地产开发、物流、物业、旅游、商务及社会中介服务等新兴第二产业方得到迅猛发展。至1999年,第二产业总产出 11.58 亿元,实现增加值 4.82 亿元。房地产开发业优先得到发展。市级以上资质的开发公司增至 14 家,年开工面积 43 万平方米,竣工 31.5 万平方米,年销售额 4.6 亿元。其中,栖霞建设集团业绩骄人,成为江苏省房地产开发企业综合实力 50 强之首,所建月牙湖花园获国家建设部、科技部全部 6 个单项金奖,并获迪拜联合国改善居住环境优良范例称号。交通运输及仓储业规模逐年扩大,码头年吞吐能力达 680 万吨,有仓储面积 18 万平方米。旅游服务业成为“朝阳产业”,并建成一批具有地区特色的餐饮、娱乐、休闲设施和专业市场。1999 年,各类市场成交额 10.1 亿元,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13.85 亿元。其他诸如会计、审计、公证、律师、人才、劳务等社会中介机构也应运而生,作用日显。

  一一一社会事业与时俱进

  与经济建设发展同步,全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各项社会事业协调发展。1995年,栖霞区 被评为国家级“科技工作先进区”,拥有专业科技人员 3965 人,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贡献份额达 50.2%。1997年,全区总体实现小康,并被授予“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区”称号。新中国成立初,区内仅有 36 所小学及 1 所乡村师范学校,现已有幼儿园 85 所(班)、小学 79 所、中学 29 所以及驻区大专院校 13 所。大专以上文化学历人口占居民总数达 11.69%。1998 年,被评为全国首批基本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、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达标区,全区 10 个乡镇全部通过省级农村初级卫生保健达 标验收,有 8 个乡镇成为省级“体育先进乡镇”。全区医护人员达到 676 名,已根绝脊髓灰质炎、白喉、丝虫病、百日咳等疾病,血吸虫病病情下降 98.7%,有螺面积下降 99.6%,无一例急性感染病人。从 1994 年始,栖霞区连续五年获省、市级“双拥模范区”称号。“栖霞龙舞”赴京参加迎澳门回归、迎新世纪曙光中华舞龙大赛,获中国民间艺术最高奖“山花奖”,并被江苏省命名为“江苏省民间艺术龙 舞之乡”。1999 年,区政府被南京市评为创建文明城市有功单位。

  根据省市决策,占地 80 平方公里的仙林大学城新城区正启动兴建,预计到 2005 年,将有 10 所大 学进区,居民将增至 30 万人。这表明,栖霞区不仅是南京市的重要工业基地、蔬菜副食品供应基地、 旅游观光胜地,而且业已成为南京市城市建设最具广阔前景的发展腹地。

  星移斗转,日月有序,上一个百年倏然而去,新的百年又悄然来伍。站在 20 世纪的领地,瞩目 21 世纪的时空,栖霞人民正在按照“江滨新区”的功能定位和“ 一带、两区、二大经济板块”的跨世纪发展构想,描画更加辉煌的蓝图:即以栖霞大道为轴线,大力发展工业经济,形成新港 栖霞 龙潭 靖安

  (2000年初,由原长江乡与营防乡合并成立靖安镇)沿江工业经济带;高标准、高起点建设新港开发区 和仙林大学城新市区;以新港开发区为龙头,以迈泉桥、燕子矶、尧化、栖霞为腹地,加快和燕路沿线商 贸副中心和迈泉桥创业园、尧栖工业园、八卦讪科技园等园区规划建设步伐,形成融商贸流通、房地产 开发、现代工业于一体的迈燕经济板块,积极呼应仙林大学城的快速崛起,大力发展高校后勤配套产业、房地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,形成马栖经济板块,抓住龙潭港开工建设的机遇,启动建设龙潭、靖安出口加工区、保税区、物流园区,形成龙潭、靖安经济板块,进而把栖霞区建设成为完全现代化的江滨新区。

  栖霞腾飞正此时。


下一篇:城乡建设
【打印此页】【我要纠错】【关闭窗口】